<div id="aqrwt"><s id="aqrwt"></s></div>
  • <li id="aqrwt"><s id="aqrwt"></s></li>
    <dl id="aqrwt"></dl>
  • <dl id="aqrwt"></dl>
  • 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) | 我要充值充值

    品茶

      看正版言情小說,來陌上香坊小說網(www.5571691.com)

      煉丹房管事手握著一柄長長的白拂塵,發系著蓮花束,身穿著寬袖長擺的白色青藍鑲邊道袍。道袍中央,前有陰陽,后有八卦裝飾。他應該上了年紀了,白發白眉,已看不出原來的毛色。一副老道持重,道骨仙風的模樣!

      最大的正房,有一排不上漆的清木太師椅。每二張太師椅中間,放置著一個同樣材質的桌案。

      狐凝霜和唐惜盈在坐定后,管事站在前,命小廝端來二杯茶水。小廝將木質托盤中的蓋碗茶,輕輕由下往上的端放到桌案上。

      唐惜盈看著桌上放著上有蓋、下有托,中有碗的茶具,因從未喝過,不知道如何喝。她笑看著狐凝霜,狐凝霜立即會意。他端起最下面的托,又稱茶船,輕輕將茶蓋揭挪半張半合,然后嘴唇輕貼杯口,囁飲淺口,徐徐沁出的茶湯。

      回味片刻后,他捏起茶蓋,在水面輕輕刮一刮,使整碗茶水上下翻轉,又蓋上茶蓋,貴雅的愜意淺嘬一口,笑道:“色清雅,香濃厚,味苦而不澀,回味甘甜,形嫩芽細絨具全,湯綠猶如新茶。湯水中暗含梅花香氣,冬天能品此茗,實為享受。”

      “三殿下真是行家!正是采集梅花上的雪做湯,此茶一采下烤壓好,就埋入地,保存極難!”煉丹房管事搖了下拂塵,傲然的臉上也不禁喜形:“上回二殿下來,一口飲盡不說,還叫小人加點水,說正口渴著。”

      狐凝霜哈哈大笑:“你別怪他,他不喜好這。但品酒的本事,我和大哥可望塵莫及!”

      “酒乃俗物,茶才為仙物!”煉丹房管事板上了臉,悠悠而言,一副高傲凜然,凌駕于塵世之樣。

      他們正聊著,唐惜盈乘機,也學著喝了口茶。但她的姿勢不怎么樣,有點伸脖,彎腰,嘬了口,完全沒有狐凝霜的風雅姿態。

      雖然煉丹房管事不敢表露出鄙夷和蔑視,但臉上的表情總是有點不自然的。

      唐惜盈平時最多去超市二十元左右,買上一大袋茶葉,然后上班時抓一撮,扔進五元錢買來的陶瓷杯里,稍有空閑,就喝上半杯,再加上半杯桶水,混個一整天。哪喝過那么好的茶呀。應該比二百元一兩的都好,比她偷偷喝的,老板五十元一兩的龍井好喝多了。又嘗了口,但就是嘗不出什么梅花香味。

      “今日前來,是取王妃的藥,請大師贈給!”狐凝霜客氣異常。

      煉丹房管事,立即微低下下頭:“不敢,小人只是個扇扇火,搓搓藥丸子的打雜!這就去取來,請稍候!”他將拂塵,擱在胳膊上,微曲舉著胳膊,衣帶當風的出去。

      不久后,又進來,手里端著個,有蓋的紫青圓形小陶瓷缸。輕輕端放在桌案上:“這是十粒,請王妃剛開始三月,每月中旬每天一粒,連服三粒,以后每月中旬服用一粒。服用時,三天內不要吃辛辣之物,不要飲茶喝酒。”

      “請放心,我會監督她的!”狐凝霜伸手去拿。

      一個紅色的皮球飛了過來,打翻了桌案,裝藥的瓷缸和二個蓋茶觸及地面盡碎。十粒大拇指蓋般大小的褐色藥丸,滾落一地,浸泡在翻灑的茶水里。

      “我的丹藥呀~!”煉丹房管事心疼得直叫嚷,這藥全作廢了!

      門口跑進來的四殿下,不知所措的看著他們。。.。

      “怎么辦?”煉丹房管事怕三殿下責怪,少了一本三正經的詳裝脫俗。痛心疾首的跺腳,夸張的表達自己的焦急,與心血付之東流的痛惜:“要煉的話,又需要半個月了!”

      看著滿地的狼籍,唐惜盈苦笑,她站了起來,撿起皮球,塞在四殿下手里:“去玩吧,如果有空,我也陪你一起玩!”

      四殿下狐凝淵,對著她笑了笑,蹦蹦跳跳的出去了!

      唐惜盈嘆氣,笑得真漂亮,美得讓人心動。如果他能長大,完全可以和他的哥哥們一拼,真想知道他長大后的樣子。

      煉丹房管事放下心來,如果碰到其他狐女,早就將氣撒到他頭上了,陪笑道:“王妃真是好性情!小的立即去練,只可惜晚服用一個月!”

      “不要緊,那么麻煩大師了!”唐惜盈笑著寒暄,事情已經如此了,也只能再等一個月了。但她笑容慢慢收斂,轉而驚愕不已。。。

      地上的藥丸遇水溶化,升起裊裊黑煙,地面茶水還起了許多白色泡沫,如同熱水沸騰。

      大家都目瞪口呆的看著,不一會,混著藥丸的茶水,居然將石磚,腐蝕出一個淺坑。

      “怎么回事?”狐凝霜勃然大怒,猛的站了起來,眥瞪著秀眼:“這哪是長生不老藥,簡直是催命的毒藥!如果王妃服用下去,五臟六腑還不燒爛了?”

      毒殺,事關重大!特別又是深得幾個王爺寵愛,保護有加的特殊王妃。嚇得煉丹房管事跪下直磕頭,斯文和傲氣皆消失殆盡:“小的不知呀,真的不知呀!饒命呀。。。”

      唐惜盈拉住狐凝霜,勸道:“算了,也許他真不知道。我和他第一次見面,他為什么要害我?如果他真想害我,不會在這方面下手。因為我吃了被毒死,他一定脫不了干系!”

      “正是,正是!”見有人幫他說話,煉丹房管事感激地抬起頭,對著唐惜盈磕頭:“小的謝謝王妃的大恩大德!”

      看來他修煉還不到家,將生死看得很重嘛!

      “沒想到,有人想殺我。”唐惜盈面露無奈,感慨搖頭:“宮斗,真的是什么地方都有。這樣的你死我活,有什么意思?”

      “這事不能這樣算了,我一定會查個水落石出!”狐凝霜止住怒氣,陷入思考。

      三個王爺聚集在,狐凝傲的王府院子亭子里,商量著事。

      狐凝傲也點頭首肯,他猛的合起手中的扇子,下定決心:“如果我們都想有子嗣的話,就必須改變長久以來的習慣。殺一儆百!讓狐女、以后的姬妾,不肆意妄為。”

      “但涉及的懷疑太多!”狐凝霜憂慮著,如果一一查,那會波及太大:“所有妒忌的狐女,都可能想殺惜盈。”

      狐凝焰斜坐在長凳上,滿不在乎:“怕什么,弄得聲響越大越好!查出來后,要狠狠的重罰。最好弄得妖界皆知!”

      此時唐惜盈帶著二個侍女來了。狐凝霜站起,關切中有著責怪:“怎么單獨出門了?雖然有侍女陪著,但還是很危險!”

      唐惜盈微微一笑,找了處凳子坐下:“剛看了會書,看到人類歷朝歷代,因為謀殺宮斗,妄死冤案無數。不要為了我的事耿耿于懷,傷及無辜!”

      狐凝焰笑著,本來就妖媚的眼睛,笑瞇得更加迷人:“放心吧美女,妖有妖的辦法!不會象人類一樣,只能靠嚴刑逼供來得到結果。別忘了,我的特能是什么!”

      “既然打算查,那么立即開始!”狐凝傲斬釘截鐵下果斷:“先從誰開始?”

      “當然從最有可能的開始查!”狐凝焰嘿嘿笑著,不懷好意的看著狐凝傲:“惜盈死了,誰最開心呢?”

      “狐后!”狐凝霜立即搖頭:“她只能最后一個查,畢竟她是后,看在父王的面子上,不到萬不得已,不能碰她!最好有針對性,等排查完后,再考慮鋪開。”

      “接下來呢?”狐凝焰還是盯著狐凝傲,笑瞇瞇笑瞇瞇的:“當然是大哥的那些男寵,大哥如果能碰女人了,他們不就沒得混了?”

      狐凝傲思索一番,站起:“去找凰麟,其他的小廝沒他的囑咐,是沒有膽子動的!”。.。

      凰麟嚇得一下跪在地上,跪伏在地上忙解釋。大王爺認真起來,可不是鬧著玩的。他聲音顫抖,誠惶誠恐、緊張萬分:“不是小的,小的就算有天大的膽子,也不敢動大殿下喜歡的人呀!小的根本不會用毒,素來和煉丹房的人無交情,就算要殺,也不會用毒!請各位王爺明查呀!”

      說完直起身來,委屈萬分的舉著袖子擦著眼睛,裝抹眼淚。那楚楚可憐的模樣,讓唐惜盈直嘆氣,他實在太美了,自己有他十分之一的話,睡覺都會偷笑著醒過來!

      狐凝焰冷笑著,目光似電閃:“既然不是你做的,為什么要收起心思?怕我知道些什么嗎?”

      凰麟想了想,趕忙辯解:“如二王爺不信,現在就可以問在下,決不再隱瞞!”

      狐凝焰哼的一聲,對著狐凝傲道:“妖精是有能力弄出虛假的記憶!我有辦法讓他說實話,但不知老大舍得不?”

      狐凝傲略微遲疑了一下,轉身便走:“不能讓他死,否則本王饒不了你!”

      凰麟頓時尖叫起來,撲了過去,抓著狐凝傲的衣擺,凄慘的大聲討饒:“大殿下,您知道我受不了疼。看在我多年盡心服侍您的份上,求您救救我吧,不要讓我落在二殿下手里!”

      狐凝傲停下腳步,但未轉身看他。

      “放心吧,我讓他毫發無傷,一點疼都沒有!”狐凝焰胸有成竹,信心滿滿:“如果大哥在他身上見到一道傷口,盡管還我十道好了!”

      “凰麟!”狐凝傲未表露絲毫情感,繼續離開,筆直的背影留給下來:“聽到了嗎?跟二王爺去!”

      “這~!”唐惜盈見凰麟一下撲倒在地,失望的看著狐凝傲離去,心里感到不好受。她扭頭看了看狐凝霜,不知該怎么說。

      狐凝霜摟住她,對狐凝焰道:“那么就交給二哥了,惜盈身體還弱,屋外太冷,不宜久留。我們先走了!”說完扶著唐惜盈回去了!

      狐凝焰嘿嘿的壞笑著,對著小廝命道:“給我準備東西,本王爺要大刑伺候了!”說得凰麟,渾身一顫,嚇得魂飛魄散。

      凰麟被用粗牛筋繩五花大綁的,綁在一個刑架臺上。他知道這以前是上老虎凳的,嚇得花容失色,顫抖道:“二殿下,您說過不疼的,小的膝蓋最怕疼了,很容易斷!”

      “我也知道這是老虎凳,但今天不玩這種沒水準的東西,所以沒準備辣椒水和磚頭!”狐凝焰喈喈的陰笑著,大聲命道:“把他的鞋襪給脫了!”

      二個伶俐的小廝,立即跑上前去,三下二下的,就將凰麟的鞋襪全扒了下來,扔到一邊。

      “赫赫,還真的白白嫩嫩,比狐女的腳還柔軟!”狐凝焰奸笑著,從一邊齊腰高的矮樹上,拔下根枯枝,走了過去,用樹枝輕撓了下,凰麟沒有一點硬皮的白嫩腳底板。

      好癢癢,凰麟忍不住腳動了動。。。二王爺想干什么?。。。難道拔腳趾甲,還是用針刺腳心,還是用藤條抽腳底?或者更狠的,用燒得火紅的烙鐵燙?。。。就二三秒時間,他已經將,有可能悲慘遭遇,想出來好幾樣!不由嚇得,俏臉發白,直叫救命!

      “喊救命也沒用,誰叫你的嫌疑最大!”狐凝焰一副明朝東廠,天牢劊子手的模樣,冷酷陰鷙。美艷的容顏,都變得陰森森的了:“哼哼哼,現在好好吸氣,等會讓你嘗嘗本王爺,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酷刑!”

      狐凝焰一步步陰霾的逼近,嚇得凰麟不由的渾身發抖,一張美麗的俏臉都沒了血色!。.。

      凰麟嚇得一下跪在地上,跪伏在地上忙解釋。大王爺認真起來,可不是鬧著玩的。他聲音顫抖,誠惶誠恐、緊張萬分:“不是小的,小的就算有天大的膽子,也不敢動大殿下喜歡的人呀!小的根本不會用毒,素來和煉丹房的人無交情,就算要殺,也不會用毒!請各位王爺明查呀!”

      說完直起身來,委屈萬分的舉著袖子擦著眼睛,裝抹眼淚。那楚楚可憐的模樣,讓唐惜盈直嘆氣,他實在太美了,自己有他十分之一的話,睡覺都會偷笑著醒過來!

      狐凝焰冷笑著,目光似電閃:“既然不是你做的,為什么要收起心思?怕我知道些什么嗎?”

      凰麟想了想,趕忙辯解:“如二王爺不信,現在就可以問在下,決不再隱瞞!”

      狐凝焰哼的一聲,對著狐凝傲道:“妖精是有能力弄出虛假的記憶!我有辦法讓他說實話,但不知老大舍得不?”

      狐凝傲略微遲疑了一下,轉身便走:“不能讓他死,否則本王饒不了你!”

      凰麟頓時尖叫起來,撲了過去,抓著狐凝傲的衣擺,凄慘的大聲討饒:“大殿下,您知道我受不了疼。看在我多年盡心服侍您的份上,求您救救我吧,不要讓我落在二殿下手里!”

      狐凝傲停下腳步,但未轉身看他。

      “放心吧,我讓他毫發無傷,一點疼都沒有!”狐凝焰胸有成竹,信心滿滿:“如果大哥在他身上見到一道傷口,盡管還我十道好了!”

      “凰麟!”狐凝傲未表露絲毫情感,繼續離開,筆直的背影留給下來:“聽到了嗎?跟二王爺去!”

      “這~!”唐惜盈見凰麟一下撲倒在地,失望的看著狐凝傲離去,心里感到不好受。她扭頭看了看狐凝霜,不知該怎么說。

      狐凝霜摟住她,對狐凝焰道:“那么就交給二哥了,惜盈身體還弱,屋外太冷,不宜久留。我們先走了!”說完扶著唐惜盈回去了!

      狐凝焰嘿嘿的壞笑著,對著小廝命道:“給我準備東西,本王爺要大刑伺候了!”說得凰麟,渾身一顫,嚇得魂飛魄散。

      凰麟被用粗牛筋繩五花大綁的,綁在一個刑架臺上。他知道這以前是上老虎凳的,嚇得花容失色,顫抖道:“二殿下,您說過不疼的,小的膝蓋最怕疼了,很容易斷!”

      “我也知道這是老虎凳,但今天不玩這種沒水準的東西,所以沒準備辣椒水和磚頭!”狐凝焰喈喈的陰笑著,大聲命道:“把他的鞋襪給脫了!”

      二個伶俐的小廝,立即跑上前去,三下二下的,就將凰麟的鞋襪全扒了下來,扔到一邊。

      “赫赫,還真的白白嫩嫩,比狐女的腳還柔軟!”狐凝焰奸笑著,從一邊齊腰高的矮樹上,拔下根枯枝,走了過去,用樹枝輕撓了下,凰麟沒有一點硬皮的白嫩腳底板。

      好癢癢,凰麟忍不住腳動了動。。。二王爺想干什么?。。。難道拔腳趾甲,還是用針刺腳心,還是用藤條抽腳底?或者更狠的,用燒得火紅的烙鐵燙?。。。就二三秒時間,他已經將,有可能悲慘遭遇,想出來好幾樣!不由嚇得,俏臉發白,直叫救命!

      “喊救命也沒用,誰叫你的嫌疑最大!”狐凝焰一副明朝東廠,天牢劊子手的模樣,冷酷陰鷙。美艷的容顏,都變得陰森森的了:“哼哼哼,現在好好吸氣,等會讓你嘗嘗本王爺,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酷刑!”

      狐凝焰一步步陰霾的逼近,嚇得凰麟不由的渾身發抖,一張美麗的俏臉都沒了血色!。.。

      “救命呀。。。不要。。。救命!!!”一聲聲凄厲的求救聲,響徹整個大王爺府。

      狐凝霜聽到呼救,趕緊進了院子,一見愣住了!

      “還不行!”狐凝焰異常得意,一邊嘴角,露出絲殘酷的邪艷笑容:“到現在還敢撐著,叫你不準收起心思,卻還收著隱藏!今天非讓你見識下,本王爺的厲害!”

      “不敢了!”凰麟哭著哀求,語氣凄慘,梨花帶雨的俏模樣,足夠讓人心生憐:“求二殿下開恩饒了小的吧,小的實在受不了!”

      “哼~,現在后悔已經遲了,哼哼哼。。。繼續行刑!”狐凝焰滿臉夸張的猙獰,但還是無損他的美艷,反而平添了份反派大帥哥的,又壞又邪魅的誘人氣質。

      “不要。。。不要呀!”凰麟立即凄慘的大叫,毫無用處的掙扎了幾下。眸中透露著,巨多的絕望和恐懼。

      “我可不是大哥,絕不會對男妖精憐香惜玉的!”狐凝焰對著凰麟的慘叫,毫不留情,絲毫無動搖,他狠狠命道:“再涂點,多涂一點!!。。。看你還敢收起心思!”

      一個拿著罐蜂蜜的小廝,立即拿起罐子里的刷子,往凰麟腳底心,涂上厚厚一層,甜膩的蜂蜜!。。。在旁的一頭山羊,立即伸出柔軟的舌頭,舔起蜂蜜來!

      “別。。。哈哈哈。。。救。。。救命。。。哈哈哈哈!”腳底的癢能直到心里。凰麟拼命掙扎,但他身體和大小腿都捆得結結實實的,被固定在老虎凳上。只有二只白嫩的腳丫子,上下扭動著。無論如何動,都無法擺脫山羊又柔又軟的舌頭。

      狐凝霜哭笑不得,這老二,還真服了他了!這陰損的招都能想出來!

      凰麟笑得是,說話都斷斷續續的;笑叫得是,眼淚都出來了,力氣都快沒了!

      “嘿嘿嘿嘿!”狐凝焰陰笑著,欣賞著凰麟痛苦的狂笑:“味道怎么樣?保證你不疼,而且一點傷痕都沒有!放心吧,妖精是笑不死的。”

      山羊終于將腳底的蜂蜜舔舐完了,凰麟總算可以喘口氣。

      他大口大口的呼吸,眼角掛著二滴淚,可憐兮兮的有氣無力求饒:“求二殿下了。。。還是抽我一頓吧,這癢我更受不了!”

      “再忍忍,馬上就好了!”狐凝焰嘿嘿一笑,命小廝再涂:“這次涂得稍微少點,至少讓他能說話!”

      “別。。。別!哈哈哈。。。。”凰麟立即又大笑起來!

      “我問你答,敢動腦子,我就將一罐的蜜全給你涂上!”狐凝焰見凰麟已經笑得差不多了,開始先試探性發問:“你恨王妃嗎?”

      “恨!。。。哈哈哈!”凰麟笑得氣都快斷了,但妖精的氣,比人類長得多,確實笑都笑不死,只有受著。

      不錯,狐凝焰繼續問:“你希望她死嗎?”

      “哈哈哈。。。是的!”

      “你喜歡三王爺嗎?”。。。竟敢拿他開涮,這下讓狐凝霜氣得,白了狐凝焰一眼。

      “不知道。。。哈哈哈。。。沒想過!”凰麟的話都已經不經過大腦思考,吐口而出了。

      “你愿意和二王爺睡覺嗎?”狐凝霜也當仁不讓的插了句,讓狐凝焰差點沒吐血。

      “癢死我了。。。無所謂。。。哈哈哈。。。隨便。。。”

      “是你下毒的嗎?”狐凝焰立即插上正題,現在正是時候!

      “不是。。。哈哈哈!”凰麟想都沒想的馬上回答了,笑得死去活來!

      結束了!

      在場的妖精都松了口氣,真的不是凰麟干的。那又是誰呢?

      小廝牽走山羊,凰麟嚀著淚,哀怨的看著二個王爺。。。他好委屈,明明不是他指使的,卻讓他遭這份罪。這個變態的二王爺,弄得什么招呀,讓他笑得從里到外,從五臟六腑到肌肉,都在疼。

      “其實你不應該恨王妃的!”狐凝焰嘆了口氣:“她是我見過的,最沒壞心眼的女人!她從來沒想過要當什么王妃,更別提什么狐后!她也知道你恨她,但從來沒放在心上,反而很喜歡你!”

      “喜歡?”凰麟嗤鼻一聲,他根本不相信二王爺的話。唐惜盈一定巴不得自己死,就象自己巴不得她快點死一樣。

      “確實喜歡你,她喜歡一切漂亮的東西。你沒發覺,她非常喜歡看看你。當然,她絕沒有其他想法,她只是喜歡你的容貌罷了。就象她喜歡我們一樣!”狐凝霜微笑道:“你不信二哥,應該相信我吧。是她怕你受到傷害,叫我過來看看。。。就算你不相信我,你也應該相信自己的感覺吧!”

      凰麟不語了,心里保持平靜,一絲波瀾都不起。

      狐凝焰苦笑:“她以為我很殘暴嗎?還叫你來壓陣!”

      “誰叫你頭一次照面,就殺了個女人!”狐凝傲不知什么時候出現在旁邊,他命小廝解開凰麟身上的繩子。雖然他不喜好表露自己的情感,也忍不住微絲感慨:“王妃的性格確實很特別,本王也在思考,她為什么不記仇,總是怕其他人受傷!如果她當了狐后,只要保護好她,她也許有辦法,象以前的人類狐后一樣,保住盡可能多妖精的性命!”

      沉默片刻后,狐凝霜問:“現在怎么辦?明槍易躲暗箭難防,如果隨便仍由主使人逍遙,以后必定還會出事。”

      “一向都是暗的難辦!明‘騷’易躲,暗‘賤’難防!”狐凝焰玩世不恭的更改古話,讓大家噴飯。

      “那么我們也來暗的——暗查!”狐凝傲思索后道:“二弟你到狐后侍女哪里多暗中觀察,只要是狐后干的,她們的腦子里總會松懈的時候!三弟,這小妮子你就多長個心眼,千萬別讓她出事!”

      “凰麟,小廝、侍女那里你熟!”狐凝傲言語柔和很多,畢竟他今天遭了不少罪:“如果你不想讓你倒霉的家伙逍遙的話,就去幫忙打聽一下,如果抓到了,給你處置!”

      凰麟忿忿然點頭,咬牙切齒著:“我一定把這家伙揪出來,好好解恨!”。.。

      造辦處又送來四個女人!

      這次管事不敢再疏忽,一再強調大殿下喜歡的是含蓄的女人。別和上回的女人一樣,涂抹打扮得象鬼一樣的,往大殿下身上撲。

      四個女人呆在屋里,或坐或站,忐忑不安的等待著。

      門開了,一個穿著金色華美衣服、金黃色發眉,異常妖艷美貌的男妖,帶著二個狐貍精小廝走了進來。他們站定,輕蔑的打量著這些女人。

      女人們緩緩站起,肅穆低頭,不敢問。心想,大約這就是大殿下,好漂亮,簡直漂亮得晃眼。

      “這里是妖界,我們都是妖精!”凰麟冷哼一聲,話語陰鷙:“什么是妖精,你們知道嗎?”

      女人們不敢響,造辦處的管事叫她們多想多聽多看,盡量少說話。

      “你們一定很好奇,我們狐貍到底是什么樣吧!”凰麟見女人們局促不安的謹慎站著,終于一笑。冰封的空氣,立即春風化暖:“畢竟要一輩子和妖精呆一塊了!萬一哪天看到我們的真身,卻沒有準備好,還不嚇著了!你們想不想知道呀?”

      “我是在幫你們,如果你們想看的話,我叫他們給你們看看。”凰麟口氣溫柔和煦,他笑吟吟的美臉,讓人不知不覺深深被吸引:“如果不想,我們就走了。但哪天我們喝醉了,你們猛的一撞見,可別怪我事先沒提醒!想的話就吭一聲,這里也沒其他人。”

      女人們實在忍不住好奇:“讓我們看看吧,我們想看。”

      “還是算了吧!”凰麟千嬌百媚的稍稍整理著,自己的一身金絲織的華貴衣服:“萬一你們嚇著了,反而怪我不好。還是等以后突然見到了,嚇就嚇了,也怪不到我們了!”

      “我們不會怪的,讓我們知道下吧!”女人們好奇被勾起,實在想知道妖精的真身到底什么樣的。平時看了那么多恐怖片,再恐怖也沒這些,演繹得真實活靈活現的商業恐怖片來得厲害吧!現代人的神經很強大了,有什么沒見過。連演員背景都能弄成3、4D的,害怕妖精顯示下真身?

      “那好!是你們要求的哦,出了什么意外,我們可不負責!”凰麟身上金光燦燦,耀眼奪目。他微瞇著狐媚的眼睛,那狹長的優美弧線,說有多美就有多美!

      “好的!”女人的話音剛落,二個小廝閃到了她們面前。

      漂亮妖艷的臉,慢慢變了形。。。變成了巨大的狐貍臉!!!。。。血紅的雙眸,投射出駭人的光亮。。。狐貍嘴張了開來,露出二排尖銳的白森牙齒,噴出道黑色的戾氣,血腥味直撲過來。。。

      女人們全都尖叫了起來,有一個當場暈倒了!

      隨后它們人型身體也開始發生變化,身體慢慢變大,衣服開始爆裂,露出毛發開始狂速冒出的皮膚。。。手腳開始轉化成,毛茸茸的野獸腿爪。。。女人們嚇的魂飛魄散,小廝們還在肆意發揮著。。。凰麟嬌笑著,貌美靚麗。

      他笑著,陰險晦暗道:“這就是妖精,你們以后每天都要和妖精在一起了。晚上睡醒了,在黑暗中卻發現身邊躺著不是人,而是個妖精。。。真的很刺激噢!”

      大王爺、三王爺、唐惜盈、造辦處管事,一起去看新送來的女人。

      造辦處管事低頭哈腰,一副狗腿子模樣:“上回是意外,這次保證讓大殿下滿意!”

      “希望如此!”唐惜盈嘆氣。這次希望能過關,否則她著個王妃,什么時候才能圓房,幫狐凝霜生小狐貍。再等下去,她要變成絕品老處了,升格當上“處長”了!

      門一推開,只聽到里面尖叫聲一片。大家都愣住了!

      四個女人,一個暈在地上,生死不明。二個披頭散發的,如同瘋癲般躲在角落里,驚恐的看著他們,大聲尖叫。還有一個沒有暈,也沒有驚慌萬分。。。

      她正站在凳子上,房梁上懸掛著,被撕碎的床單結成布繩,她將脖子正往布繩打成的圈上套。。。“咚~!”紅木的高腳凳被踢倒,一雙腳懸空在空中,微微晃蕩、抽搐。。。這。。。也太戲劇性了吧!

      “還看什么呀!”唐惜盈急了:“還不快救人!”

      大家才如夢方醒,七手八腳的,趕緊先去救懸梁的那個。

      這批女人都嚇傻了,見到大王爺就閉著眼去尋死。幾次下來,狐凝傲的興致也磨光了,他畢竟沒有逼死人命的嗜好,也沒有玩瘋女人的興趣。

      沒用的人,只有死路一條。在唐惜盈的堅持下,四個女人又送回了造辦處,慢慢勸解調教。過了幾天,傳來好消息,四個女人了解些妖界情況后,情緒穩定多了。看樣子,再給點時間,還是可以送回大王爺這里侍寢。

      但大王爺那里沒有解決之前,三個王爺也只能繼續耗著!

      “也好,就當和凝霜談朋友吧!別人還有談了八年才結婚的呢!”唐惜盈也只能安慰著自己,哭笑不得的繼續等待著,她真正的“洞房花燭夜”!。.。

      下載“陌上”手機客戶端,新用戶免費看3天,簽到獎勵陌上幣,每日都有喔!

    上一章 返回目錄

    小提示: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

    陌上香坊APP
    • 陌上香坊客服QQ
    • 陌上香坊微信公眾號
    閱讀設置
    贵州快3遗漏一定牛
    <div id="aqrwt"><s id="aqrwt"></s></div>
  • <li id="aqrwt"><s id="aqrwt"></s></li>
    <dl id="aqrwt"></dl>
  • <dl id="aqrwt"></dl>
  • <div id="aqrwt"><s id="aqrwt"></s></div>
  • <li id="aqrwt"><s id="aqrwt"></s></li>
    <dl id="aqrwt"></dl>
  • <dl id="aqrwt"></dl>
  • 欢乐生肖彩票 王者荣耀貂蝉菊花漏水图 魔法师计划破解版 重庆时时彩网 时时彩刷水稳赚的玩法 下载app广东11选 时时彩6码后一 金苹果注册网址 太原快餐女 民间炸金花游戏送现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