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 id="aqrwt"><s id="aqrwt"></s></div>
  • <li id="aqrwt"><s id="aqrwt"></s></li>
    <dl id="aqrwt"></dl>
  • <dl id="aqrwt"></dl>
  • 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) | 我要充值充值

    清倉大甩賣,機會難得!

      看正版言情小說,來陌上香坊小說網(www.5571691.com)

      她一步步驚恐的往后退。狐王太不夠意思了,簡直把她往風尖浪頭上推!

      本來已經夠亂的了,現在簡直讓她成了眾矢之的,就差身上沒畫上一個個紅圈圈,中心再點上個紅點——當現成的槍靶子!

      特別是三個王爺,他們眼睛一下亮得象閃電,一副蠢蠢欲動的姿態,準備上演暴力搶人了!

      自己的小細胳膊小細腿,他們只要一用力,非撕扯成碎片不可。唐惜盈急呀,汗都快下來的。她眼睛一轉,一計上來!。。。扯開嗓子喊,一副清倉大甩賣的吆喝:“注意了,注意了!大家有沒有聽到陛下的話?只要被二殿下寵幸過,就立即送到陛下那里,等生下子嗣,再送回二殿下處!機會難得呀!大家快抓住機會,只要先生下小狐貍,狐后的位置就是她的了!”

      一石激起千層浪!!!

      在場的女妖精們,頓時瞪大了眼,幡然醒悟!。。。是呀,妖精的生育能力一定比人類強。如果能先生下小狐貍,這狐后的寶座,可不就是自己的了!

      她們立即欣喜若狂的,如群虎狼般,猛撲向了狐凝焰。。。

      “二殿下,我愿意為您生孩子!”。。。“二殿下,我長得非常壯,一定先生下小狐貍!”。。。

      “騷貨,他是我的!”。。。“你才騷呢,連衣服都扒光了!”

      有幾個已經是迫不及待的,幾把撕爛了自己的衣衫,幾乎光著的撲抱上前!

      狐凝焰從來只有調戲別人的份,哪碰到過這樣的轟轟烈烈、爭著上他的場面。被這些發了情的狐女抓住,那可不是鬧著玩的!

      他趕緊揮舞寬大的長袖子,刮出幾道強烈的勁風,甩吹掉了先沖到前面的二個狐女。但后面的狐女,象瘋了般的前赴后繼、往他身上撲!

      被他袖風彈出的女妖精,趕快的一骨碌爬起來,不顧摔疼的,滾圓雪白的屁股。繼續象搶免費大鉆石般,沖了過去!

      狐凝焰只得苦笑著,猛然高高躍起,紅光一閃,翻飛出院子,象夾著尾巴的狐貍般,逃得無影無蹤!

      女妖精們當然不肯善罷甘休,直追上去。嗖嗖嗖的,羅裙飄飄,艷光閃閃,全都飛出了墻,直追而去!

      幾個光溜溜的女妖精,讓狐凝傲在一邊又吐了。。。等到他吐干凈了,發現狐凝霜和唐惜盈已經消失不見了!他們也乘機溜得快!

      他心雖急,但成熟妖美的臉上無一絲急躁,俊冷一笑:“看你們能躲到哪去?”衣袖婆娑、蘊涵仙韻的,緩緩飄然離去,心里打定主意:這個狡猾的小妮子,非奪到手不可!

      狐后直跺腳,她一把拉過,還在邊上玩球的四王爺狐凝淵。蹲下后,發了瘋搬的,拼命搖晃著他:“淵兒,哀家的寶貝,你到底開口說句話吧。。。否則你永遠也長不大!”

      狐凝淵茫然看著狐后,一臉的天真無邪!

      見狐后傷心的樣子,狐王嘆氣,語氣緩和了許多:“別逼他了,逼他也沒用。也許永遠當個小狐貍,他兄弟就不會對他起殺念!讓他好好玩吧!”

      狐后無奈的,攙起狐凝淵的小手,抹著眼淚走了。

      只留下狐王獨自在院中,他想到了唐惜盈,這個人類還真有點,他當年人類狐后的小機靈!

      他陷入深深的回憶之中,略有所思、隨意的愣愣看著,園中亭子的玉欄繞砌、煥彩璃檐。隨后嘿嘿一笑,仿佛對自己剛才的決定,非常的滿意。

      應該不久后,就有孫子抱了!這次的孫子一定要好好養著,一個都不能死!至少在他死之前,他一定要很多很多的孫子繞膝而戲,盡享天倫之樂!。.。

      她被輕輕的抱到簡單的竹床上,狐凝霜溫煦體貼的幫她蓋上了被子:“這里是夏宮,一般冬天不用。相必大哥不會找到這里來!我去幫你拿點吃的,你在這里等著,這次不會再跑出去了吧!”

      “打死也不出去了!”唐惜盈抓緊被子,瑟瑟發抖。剛才太緊張,又是鬧騰,所以沒在意。現在感覺到冷得要命!

      狐凝霜微笑著出了門。不久拿來碗米糊,還有點肉。他將碗和碟擱在床邊的小竹柜上,坐在床邊,扶起唐惜盈,讓她依靠在自己的懷里。端起米糊:“粥來不及燒,就將米弄碎了,熬了點米糊。”

      他紅艷的薄唇,貼在碗口,輕輕抿了口:“正好,不燙!”

      然后將米糊端到唐惜盈唇邊,耐心的等待她小口喝完,才將碗放到一邊。又端起碟切得薄薄的,撒著細鹽末的水煮肉,選最好的五花肉,擱在她嘴里。

      哪有男人對她如此的好呀,唐惜盈嘴里嚼著肉,不由感動得哽咽起來。

      “怎么了丫頭?”狐凝霜察覺到唐惜盈的異樣,還以為她是剛才受了欺負而傷心。趕緊放下碟子,摟抱著她安慰起來:“別煩心,妖是不在乎什么貞潔的。男妖不想讓其他妖享用自己的姬妾和妃子,其實也是顯示自己的地位和權利而已!”

      “我帶你來前,早就知道你沒有過男人。雖然這話現在說,你可能不信,但我想讓你知道。”他輕撫著唐惜盈的頭,深情低語而柔情萬丈:“如果以前你有過男人,我也不會在乎的。那不是你的錯,只是命運讓我晚到一步罷了!今天差點讓你受辱,也是因為沒說清楚這里的情況,讓你對我不信任。以后我會盡力保護你,希望我們能一起渡過所有難關!”

      男人,男人!絕對的爺們!

      唐惜盈更是感動得放聲大哭,她一把抱住狐凝霜摟她的胳膊,激動得,簡直無以復加了!

      “好象他們捏疼了你,讓我看看!”狐凝霜輕輕轉過唐惜盈的小身體,翻開被子,解開她草草打結的腰帶,將衣襟二邊撩開。。。在唐惜盈面帶羞澀中,露出她小巧而瘦弱的上身。

      見她胸口高出的那小聳柔軟上,一個清晰的烏青。那是狐凝傲為了讓她暫時不開口捏的,但下手的力度沒掌握好,捏得重了點!

      讓狐凝霜面露痛惜。他修長美麗的手,帶著微弱的白光,輕輕撫摸了上去。。。毫無褻du和玩弄之態,只有疼愛和輕柔,用妖力幫她化淤。那手指仿佛有魔力,讓唐惜盈一陣陣的悸動,她呼吸慢慢急促,胸口不由的挺起,泛出些紅暈。。。

      不行了,唐惜盈反而沒喪失理智,腦子清晰異常!

      在這里,朝不保夕!隨時又會被哪個王爺搶去逼迫,還不如給了狐凝霜。畢竟自己喜歡他,他也立了自己為王妃。這樣既名正言順,也不枉他對自己的好!

      唐惜盈喘著氣,動情道:“凝霜,我不想把自己給別人。。。我喜歡你,哪怕立即被他們搶去,我也沒什么遺憾了!”

      說完就干,唐惜盈立即主動出擊了!

      她不敢有絲毫停歇,以最快的速度,伸手去解狐凝霜的腰帶。。。但是意外發生了,腰帶并沒有打普通的蝴蝶結,也不知道打的什么,一扯更加緊。

      這該死的腰帶怎么打的結呀?怎么解不開?唐惜盈又扯又拉,還是打不開這個結!頓時臉漲得通紅,羞得不知該怎么辦!

      失敗呀,失敗!這可是她第一次主動呀,弄得簡直羞死人!

      狐凝霜心中暗笑,這個懵懂的丫頭,什么情調也不講,心急火燎的就去脫他衣服。最重要的,她還沒學會如何脫衣服。要不是知道底細,還以為欲火攻心的女妖精了!

      他輕輕踮掂起唐惜盈的下顎,美妙絕倫的柔軟紅唇,輕印上了她蒼白的嘴唇。。。強而有力的臂膀,環摟住了她。。。

      好美,這感覺真的好美。。。凝霜,我真的好喜歡你,愿意永遠和你在一起!唐惜盈一遍遍的在心中默念著。

      狐凝霜將唐惜盈緩慢的放到了床上,蓋上被子,慢慢脫去自己的衣服,他的動作如同風中捻花般浪漫。。。當他偉岸健壯、肌肉輪廓分明的身體,慢慢顯露出來時。唐惜盈也不知道是緊張還是激動,感覺自己快窒息了!

      真的太美太美,一塊塊泛著光澤均勻有致的肌肉,雖然看過幾次,但還是被深深的吸引。

      當狐凝霜開始脫下身的最后件衣服時,唐惜盈還是不好意思的閉上了眼。臉頰上緋出二朵紅霞,躲在被子里,等待著他的到來。。。

      脫掉身上的累贅后,狐凝霜輕輕鉆了進來。俯下身,輕輕壓在唐惜盈身上,親吻著她,愛撫著她。。。。.。

      “凝霜。。。凝霜。。。”唐惜盈雙手環抱著,狐凝霜強健的身軀,也用吻回應著他。。。終于把自己給嫁掉了,而且嫁得非常不錯!超級美的妖王爺呀!

      唐惜盈簡直快要幸福死了!比故事里的女主角還幸運。。。一陣眩暈傳來。一定是自己太開心了,連頭都迷糊糊的!

      凝霜,我是你的,我要成為你的王妃,我要和你開心的在一起。。。

      此時狐凝霜卻停了下來,他伸手摸了下唐惜盈的額頭,焦急之顏顯露于色:“好燙!”

      別停呀!。。。在這要緊要命的關鍵時刻,怎么可以停呢!

      自己居然發燒了,怪不得覺得身體虛,輕飄飄的!。。。此時不應該在討究,什么身體是革命的本錢之類了!夜長夢多,今晚非把自己給了狐凝霜不可!

      唐惜盈急了,不管三七二十一,摟住狐凝霜赤裸身體,將他抱得更緊:“不要管這些了。。。我把自己給了才放心!我真害怕。。。害怕他們隨時會來,把我從你身邊帶走!”

      “傻丫頭,這樣你的病會更重的!”狐凝霜坐起身,將唐惜盈摟在懷中:“他們把你搶走了,我還會把你再搶回來!我什么都不在乎,只要你好!”

      他小心的將唐惜盈,敞開的衣服綁束好。幫她壓實了被子,下床穿衣服:“這樣不行,我帶你回王府冬宮,那里保溫東西比較齊全,還要去找個大夫!”

      唐惜盈真想哭,富有浪漫,完美到極點的圓房機會,就被自己不爭氣的身體給弄砸了!她這個老處女,要當到什么時候呀?。。。萬一給另外二個腦子不正常的王爺奪了,她會終身遺憾!

      她掙扎著撐起身子,扶在床邊。氣急攻心,胸口一悶,咳嗽了幾聲。更加的病懨懨!春xiao一刻值千金,現在千金萬金全泡湯了!

      這個倒霉身體。。。如果自己強壯點,現在說不定已經享受起,最美妙的夜晚。。。大約燒得太厲害了,以至于她邪惡的發散性思維,如果再強壯點,就算狐凝霜不同意,也可以把他霸王硬上弓。。。隨后她就苦笑,確實燒得神智快不清了,連這些亂七八糟的,平時視做可恥、大不為的東西,在腦子里亂跑!

      狐凝霜抱著已經渾身滾燙、不時咳嗽的唐惜盈,回到了原來住的王府。剛踏進院子,二個新招的侍女迎了上來,跪下請安:“三殿下萬福,三王妃萬福!”

      “快去請個能醫治人類的御醫,王妃病了!”狐凝霜邊往房間里走,邊下命:“馬上生上火盆。熬些粥,要白粥、菜粥、肉粥三種,清淡點的。多燒點熱開水。”

      “是~!”侍女乖巧的答應,分頭忙起來了。

      御醫來了配了點中藥,在熬藥的間隙。狐凝霜命侍女,幫躺在床的唐惜盈簡單梳理下,亂蓬蓬的頭發,換了套薄衣。藥熬好后,狐凝霜扶著,病得有氣無力的唐惜盈喂灌下。然后衣服不脫的,和衣摟著唐惜盈而眠。

      過了會就到了半夜,藥性發作了額,唐惜盈滿身的大汗,覺得口干舌燥。掙扎著爬起,想去不遠處的桌上拿水喝。

      狐凝霜立即抱住了她,輕聲柔語:“我幫你拿,你別動,否則好不容易發出來的汗,會被寒氣逼回去的。到時病得更重了!”

      狐凝霜小心翼翼慢步走到桌前,不帶出一絲風。桌上正放著一個巴掌大的細致小爐,里面悶著少許燒炭,爐上放著個更為小巧的小嘴銅壺,壺中盛放著水。

      他拎起小銅壺,往用藍丹勾畫的細瓷茶盅,倒上杯溫水,端送到唐惜盈唇邊,等待著她全部飲下。他將茶盅放回桌子,在小爐旁,有個象公文箱般大小的小木箱子,里面有用棉布做的保溫布套,布套里塞實棉花,用來隔溫。

      他移去箱子蓋,將布套口拉開,里面是三個金屬有蓋方盅:“肚子餓了吧,想吃什么粥?”

      已經那么麻煩他了,唐惜盈不好意思:“不用了,我不餓!”

      狐凝霜微微一笑,選了裝菜粥的方盅。他坐在床邊,將唐惜盈靠在自己的懷里,拿著青描花瓷調羹,將粥一口口送到了唐惜盈嘴里:“小丫頭,早就說過別騙妖。一天里光靠傍晚吃了點米糊和幾片肉,這哪夠!吃飽了,病才好得快。”

      “為什么對我那么好?”唐惜盈咽著可口的清淡菜粥,有點哽咽了。

      “傻丫頭!如果我病了,你也會這樣照顧我呀!”狐凝霜又舀起一小勺菜粥,調羹在盅邊旁輕輕捻刮去,底部多余的粥湯,再滴水不漏的送到她唇邊:“我受傷那會,你還不是花了所有錢來救我。我吃光了你所有的肉,現在當然要還你!以后有我的一口,就會分給你半口!”。.。

      “不要緊了!到了明天,傷口就會完全看不出。妖雖然無法克制妖性,但也保留著人性,或者說是理智。不到關鍵時刻,不會冒著自己受傷的危險,來拼命的!一旦受傷,下一個喪命的,就是自己,那可是得不償失的!”最后一勺粥送進了她嘴里,回想今天所發生的事,狐凝霜感到好笑,忍不住咧嘴笑道:“今天還以為躲不過去了,沒想到你這小丫頭的花招還真多,居然把所有妖都哄住了!”

      “那也是逼出來的!”唐惜盈真的感到心有余悸,今天所發生的一切如同做夢般不真實。

      狐凝霜放好空盅,回到床上,摟著唐惜盈:“好象熱度褪了點,明天等燒完全褪了,幫你煮人參野雞湯。這里的野雞,比人類用飼料催出來的養雞,味道鮮美太多。”

      唐惜盈頭枕在,狐凝霜強壯的胳膊上,身體依靠他寬闊溫暖的懷里。肚子剛喝下的粥,暖洋洋的。真的很舒服,她輕聲詢問:“凝霜,和我談談你母親吧!好象你父親對她念念不忘。”

      狐凝霜撫摸著她瘦小的背脊,心中也全是懷念,娓娓而談:“狐貍精成妖,只有二種途徑。一種是自己修煉千年成妖;另一種是靠和法力強大的妖在一起,在平時同床共眠時,對方的多余妖力慢慢滲透進身體而成妖。現在的狐后,還有大哥的男寵,就是這樣成妖的。我母親卻是例外,她悟性極高,是妖界唯一靠自己實力,短短五百年修煉成妖的銀狐貍精!也是最有可能修煉成仙的,在當時,她是妖界第一美狐女!但她喜歡父王,所以放棄了修煉。在陪了父王二百年后。。。”

      “她應該已去世,怎么去世的?”唐惜盈急問。

      狐凝霜嘆氣:“據說是死于難產!但我一直懷疑是現在的狐后,她的同胞妹妹殺了她。但苦于沒證據!只感覺到,我母親的靈珠,在狐后的體內。狐后妖力小,無法將妖力大的靈珠吸收,她只能先存在體內!聽說只要靈珠在,可能有辦法復活。所以我一直在人間尋找上古遺留的書籍,查出可以讓母親復活的方法!”

      靈珠?唐惜盈回想起,狐凝霜吸收的二個女狐貍精體內的,那種珠子。

      看到狐凝霜面露傷悲,她立即轉換了話題:“看來我沒那么好的福氣,能吸收你多余的妖力。如果能吸收,也成不了狐妖,最多會成為人妖!”

      人妖?想到曾見到過的,賣弄風騷的泰國人妖,狐凝霜呵呵一笑。點了點唐惜盈的鼻子:“你這開心果,總能讓我高興!別說太多了,睡吧。”

      嗯~!唐惜盈躺在一襲溫存中,很快的就睡去了!

      清晨,唐惜盈醒來,燒已經完全褪了,只感覺身體虛著慌,一動就出虛汗。在一邊讓侍女梳理發髻的狐凝霜,見她醒了,立即命侍女服侍她。

      穿上衣服,新的侍女,手腳輕快,用幾縷假發,幫唐惜盈梳著古代風格的簡單盤發。看著鏡中的自己,一身古裝,對鏡貼花黃,還真有點時代交錯的恍惚。

      梳完頭,狐凝霜扶起她,上下看了看,低頭含羞的唐惜盈。俊美的面容,露出欣喜:“真好看!”

      他從梳妝桌上,拿起一串首飾。打開后,原來是條華貴的的項鏈,他戴上了唐惜盈的脖頸:“這是王妃的標志,你出門時,就一定要佩戴。這樣所有的狐貍精,都不敢碰你了。如果有妖精敢侵犯,配有王妃身份鏈的任何人或者妖,視同挑戰王權。除非他有自信,能殺死王爺!”

      唐惜盈捏起項鏈看!好沉的項鏈,夠大夠醒目!24K黃金的吧,中間厚實的金牌上,點綴著許多寶石,起碼有一斤重!帶著這個出門,沒幾步就會脖子酸疼了!就算是一斤,那就是500克,按照現在的黃金價格。。。她不由自主的的算著錢,至少二十多萬吶!發了發了!

      “恭喜王妃!”二個侍女跪下道賀。

      “是要恭喜她!”一個聲音從門外傳來,狐凝焰一身紅光的,從吹開的門外,風liu倜儻的飄了進來!

      他閃到唐惜盈面前,二話不說,手一揚。。。“咣當~!”唐惜盈的脖子上又多了條項鏈!

      所有人都驚呆了——又是條王妃身份鏈!

      一陣狂風刮進,大家還沒看清楚,狐凝傲藍光逼人的,已經站到了唐惜盈跟前,“咣啷~!”唐惜盈脖子的項鏈有三條了!

      好重呀!唐惜盈差點壓得沒站住,她想去拿掉,脖子上的沉重。但被狐凝傲犀利冷酷的藍眸,狐凝焰滾燙炙熱的火眸,給嚇得不敢動手摘。心中暗暗叫苦,太平了只一晚上,他們又開始不消停了!

      “你們什么意思?”狐凝霜脾氣再好,也發怒了!

      三個王爺劍拔弩張的,你盯我,我瞪你的,眼神開始斗起雞來!唐惜盈好象都能看得到,六道不同顏色的閃電,在空中亂射、來回串。迸撞到一起后,爆發火花四濺!。.。

      “不要緊了!到了明天,傷口就會完全看不出。妖雖然無法克制妖性,但也保留著人性,或者說是理智。不到關鍵時刻,不會冒著自己受傷的危險,來拼命的!一旦受傷,下一個喪命的,就是自己,那可是得不償失的!”最后一勺粥送進了她嘴里,回想今天所發生的事,狐凝霜感到好笑,忍不住咧嘴笑道:“今天還以為躲不過去了,沒想到你這小丫頭的花招還真多,居然把所有妖都哄住了!”

      “那也是逼出來的!”唐惜盈真的感到心有余悸,今天所發生的一切如同做夢般不真實。

      狐凝霜放好空盅,回到床上,摟著唐惜盈:“好象熱度褪了點,明天等燒完全褪了,幫你煮人參野雞湯。這里的野雞,比人類用飼料催出來的養雞,味道鮮美太多。”

      唐惜盈頭枕在,狐凝霜強壯的胳膊上,身體依靠他寬闊溫暖的懷里。肚子剛喝下的粥,暖洋洋的。真的很舒服,她輕聲詢問:“凝霜,和我談談你母親吧!好象你父親對她念念不忘。”

      狐凝霜撫摸著她瘦小的背脊,心中也全是懷念,娓娓而談:“狐貍精成妖,只有二種途徑。一種是自己修煉千年成妖;另一種是靠和法力強大的妖在一起,在平時同床共眠時,對方的多余妖力慢慢滲透進身體而成妖。現在的狐后,還有大哥的男寵,就是這樣成妖的。我母親卻是例外,她悟性極高,是妖界唯一靠自己實力,短短五百年修煉成妖的銀狐貍精!也是最有可能修煉成仙的,在當時,她是妖界第一美狐女!但她喜歡父王,所以放棄了修煉。在陪了父王二百年后。。。”

      “她應該已去世,怎么去世的?”唐惜盈急問。

      狐凝霜嘆氣:“據說是死于難產!但我一直懷疑是現在的狐后,她的同胞妹妹殺了她。但苦于沒證據!只感覺到,我母親的靈珠,在狐后的體內。狐后妖力小,無法將妖力大的靈珠吸收,她只能先存在體內!聽說只要靈珠在,可能有辦法復活。所以我一直在人間尋找上古遺留的書籍,查出可以讓母親復活的方法!”

      靈珠?唐惜盈回想起,狐凝霜吸收的二個女狐貍精體內的,那種珠子。

      看到狐凝霜面露傷悲,她立即轉換了話題:“看來我沒那么好的福氣,能吸收你多余的妖力。如果能吸收,也成不了狐妖,最多會成為人妖!”

      人妖?想到曾見到過的,賣弄風騷的泰國人妖,狐凝霜呵呵一笑。點了點唐惜盈的鼻子:“你這開心果,總能讓我高興!別說太多了,睡吧。”

      嗯~!唐惜盈躺在一襲溫存中,很快的就睡去了!

      清晨,唐惜盈醒來,燒已經完全褪了,只感覺身體虛著慌,一動就出虛汗。在一邊讓侍女梳理發髻的狐凝霜,見她醒了,立即命侍女服侍她。

      穿上衣服,新的侍女,手腳輕快,用幾縷假發,幫唐惜盈梳著古代風格的簡單盤發。看著鏡中的自己,一身古裝,對鏡貼花黃,還真有點時代交錯的恍惚。

      梳完頭,狐凝霜扶起她,上下看了看,低頭含羞的唐惜盈。俊美的面容,露出欣喜:“真好看!”

      他從梳妝桌上,拿起一串首飾。打開后,原來是條華貴的的項鏈,他戴上了唐惜盈的脖頸:“這是王妃的標志,你出門時,就一定要佩戴。這樣所有的狐貍精,都不敢碰你了。如果有妖精敢侵犯,配有王妃身份鏈的任何人或者妖,視同挑戰王權。除非他有自信,能殺死王爺!”

      唐惜盈捏起項鏈看!好沉的項鏈,夠大夠醒目!24K黃金的吧,中間厚實的金牌上,點綴著許多寶石,起碼有一斤重!帶著這個出門,沒幾步就會脖子酸疼了!就算是一斤,那就是500克,按照現在的黃金價格。。。她不由自主的的算著錢,至少二十多萬吶!發了發了!

      “恭喜王妃!”二個侍女跪下道賀。

      “是要恭喜她!”一個聲音從門外傳來,狐凝焰一身紅光的,從吹開的門外,風liu倜儻的飄了進來!

      他閃到唐惜盈面前,二話不說,手一揚。。。“咣當~!”唐惜盈的脖子上又多了條項鏈!

      所有人都驚呆了——又是條王妃身份鏈!

      一陣狂風刮進,大家還沒看清楚,狐凝傲藍光逼人的,已經站到了唐惜盈跟前,“咣啷~!”唐惜盈脖子的項鏈有三條了!

      好重呀!唐惜盈差點壓得沒站住,她想去拿掉,脖子上的沉重。但被狐凝傲犀利冷酷的藍眸,狐凝焰滾燙炙熱的火眸,給嚇得不敢動手摘。心中暗暗叫苦,太平了只一晚上,他們又開始不消停了!

      “你們什么意思?”狐凝霜脾氣再好,也發怒了!

      三個王爺劍拔弩張的,你盯我,我瞪你的,眼神開始斗起雞來!唐惜盈好象都能看得到,六道不同顏色的閃電,在空中亂射、來回串。迸撞到一起后,爆發火花四濺!。.。

      “不要緊了!到了明天,傷口就會完全看不出。妖雖然無法克制妖性,但也保留著人性,或者說是理智。不到關鍵時刻,不會冒著自己受傷的危險,來拼命的!一旦受傷,下一個喪命的,就是自己,那可是得不償失的!”最后一勺粥送進了她嘴里,回想今天所發生的事,狐凝霜感到好笑,忍不住咧嘴笑道:“今天還以為躲不過去了,沒想到你這小丫頭的花招還真多,居然把所有妖都哄住了!”

      “那也是逼出來的!”唐惜盈真的感到心有余悸,今天所發生的一切如同做夢般不真實。

      狐凝霜放好空盅,回到床上,摟著唐惜盈:“好象熱度褪了點,明天等燒完全褪了,幫你煮人參野雞湯。這里的野雞,比人類用飼料催出來的養雞,味道鮮美太多。”

      唐惜盈頭枕在,狐凝霜強壯的胳膊上,身體依靠他寬闊溫暖的懷里。肚子剛喝下的粥,暖洋洋的。真的很舒服,她輕聲詢問:“凝霜,和我談談你母親吧!好象你父親對她念念不忘。”

      狐凝霜撫摸著她瘦小的背脊,心中也全是懷念,娓娓而談:“狐貍精成妖,只有二種途徑。一種是自己修煉千年成妖;另一種是靠和法力強大的妖在一起,在平時同床共眠時,對方的多余妖力慢慢滲透進身體而成妖。現在的狐后,還有大哥的男寵,就是這樣成妖的。我母親卻是例外,她悟性極高,是妖界唯一靠自己實力,短短五百年修煉成妖的銀狐貍精!也是最有可能修煉成仙的,在當時,她是妖界第一美狐女!但她喜歡父王,所以放棄了修煉。在陪了父王二百年后。。。”

      “她應該已去世,怎么去世的?”唐惜盈急問。

      狐凝霜嘆氣:“據說是死于難產!但我一直懷疑是現在的狐后,她的同胞妹妹殺了她。但苦于沒證據!只感覺到,我母親的靈珠,在狐后的體內。狐后妖力小,無法將妖力大的靈珠吸收,她只能先存在體內!聽說只要靈珠在,可能有辦法復活。所以我一直在人間尋找上古遺留的書籍,查出可以讓母親復活的方法!”

      靈珠?唐惜盈回想起,狐凝霜吸收的二個女狐貍精體內的,那種珠子。

      看到狐凝霜面露傷悲,她立即轉換了話題:“看來我沒那么好的福氣,能吸收你多余的妖力。如果能吸收,也成不了狐妖,最多會成為人妖!”

      人妖?想到曾見到過的,賣弄風騷的泰國人妖,狐凝霜呵呵一笑。點了點唐惜盈的鼻子:“你這開心果,總能讓我高興!別說太多了,睡吧。”

      嗯~!唐惜盈躺在一襲溫存中,很快的就睡去了!

      清晨,唐惜盈醒來,燒已經完全褪了,只感覺身體虛著慌,一動就出虛汗。在一邊讓侍女梳理發髻的狐凝霜,見她醒了,立即命侍女服侍她。

      穿上衣服,新的侍女,手腳輕快,用幾縷假發,幫唐惜盈梳著古代風格的簡單盤發。看著鏡中的自己,一身古裝,對鏡貼花黃,還真有點時代交錯的恍惚。

      梳完頭,狐凝霜扶起她,上下看了看,低頭含羞的唐惜盈。俊美的面容,露出欣喜:“真好看!”

      他從梳妝桌上,拿起一串首飾。打開后,原來是條華貴的的項鏈,他戴上了唐惜盈的脖頸:“這是王妃的標志,你出門時,就一定要佩戴。這樣所有的狐貍精,都不敢碰你了。如果有妖精敢侵犯,配有王妃身份鏈的任何人或者妖,視同挑戰王權。除非他有自信,能殺死王爺!”

      唐惜盈捏起項鏈看!好沉的項鏈,夠大夠醒目!24K黃金的吧,中間厚實的金牌上,點綴著許多寶石,起碼有一斤重!帶著這個出門,沒幾步就會脖子酸疼了!就算是一斤,那就是500克,按照現在的黃金價格。。。她不由自主的的算著錢,至少二十多萬吶!發了發了!

      “恭喜王妃!”二個侍女跪下道賀。

      “是要恭喜她!”一個聲音從門外傳來,狐凝焰一身紅光的,從吹開的門外,風liu倜儻的飄了進來!

      他閃到唐惜盈面前,二話不說,手一揚。。。“咣當~!”唐惜盈的脖子上又多了條項鏈!

      所有人都驚呆了——又是條王妃身份鏈!

      一陣狂風刮進,大家還沒看清楚,狐凝傲藍光逼人的,已經站到了唐惜盈跟前,“咣啷~!”唐惜盈脖子的項鏈有三條了!

      好重呀!唐惜盈差點壓得沒站住,她想去拿掉,脖子上的沉重。但被狐凝傲犀利冷酷的藍眸,狐凝焰滾燙炙熱的火眸,給嚇得不敢動手摘。心中暗暗叫苦,太平了只一晚上,他們又開始不消停了!

      “你們什么意思?”狐凝霜脾氣再好,也發怒了!

      三個王爺劍拔弩張的,你盯我,我瞪你的,眼神開始斗起雞來!唐惜盈好象都能看得到,六道不同顏色的閃電,在空中亂射、來回串。迸撞到一起后,爆發火花四濺!。.。

      唐惜盈脖子上掛著三根沉甸甸的王妃身份鏈,只能用手捧著,減輕點份量,累呀!

      古代是三千寵愛在一身,這活得是何等的滋潤滿足!而她是三個王爺的寵愛在一身,可沒有一點的得意,簡直沉重之極。

      頭一次感覺到了,生命不能承受之重!她一屁股坐在凳子上,將三根鏈子中間,點綴著繁多寶石的厚重金牌,擱在桌子上,身體趴在桌子上,以減輕快壓斷了的脖子,直苦惱!

      真是,頂你們的肺呀!

      傳說中跨種族的愛情,總會冒出個好事者來干擾。來個棒打鴛鴦,勞燕分飛!

      如七仙女與董永,就有王母娘娘弄得天各一方,一年一相會。

      白素貞和許仙,就弄出個不知道是教條還是眼紅的法海,非弄得一個壓在雷峰塔下,一個當了和尚。

      劈山救母中的玉帝的三女兒和沉香的爹劉彥昌,就殺出個更厲害的二郎神君,將三圣母壓在升級版的東西下面——華山下!

      好象這些故事都是女的非妖即仙,現在是顛倒一下。自己是人,對方是妖了!。。。結果惹來了二個美艷絕倫的妖王爺。他們不想將自己壓在什么東西下面,要壓也是壓在他們下面。

      折騰得她是死去活來,搞得世界是雞飛狗跳!七仙女與董永至少還有一晚上的相會時間,他們肯定是這機會,也不肯給了!

      她慘呀,比這些傳說故事中,苦命的人類還要倒霉!

      這樣大眼瞪小眼的,也不是個事。。。狐凝焰豐滿的紅唇,掛著玩世不恭的笑容,美艷動人:“美女,你可真厲害!可把我害慘了,昨天到現在,我被一幫子發了瘋的女妖精,追得到處逃,連王府都不敢回,身上的衣服都被扯壞了二套!”

      想到狐凝焰狼狽不堪的到處逃竄,狐凝霜忍不住笑了出來:“左擁右抱,再腿上坐二個。坐享齊人之美,不是很符合你的性格嘛!既然你不缺狐女,也有醫治你毛病的方法,何必來湊這個熱鬧?”

      “他會放手嗎?”狐凝傲哼了一聲,孤傲冷艷道:“他窺探狐王位置已久,就等著我們倆火拼后,坐收漁翁之利。聽到父王的話,當然不會讓我們先生下子嗣。我見他去司管處,就知道他沒安什么好心!”

      “別一本三正經的教訓我,那你呢?”狐凝焰鄙視,沒想到他憑小聰明想出來的招,被大殿下給依葫蘆畫瓢的抄襲了。他轉眸,不懷好意的看著唐惜盈:“昨天病了?三弟就是憐香惜玉,留著你的身子給我呢!”

      “本王來領人!”狐凝傲懶得和他磨嘴皮子,直截了當:“司管處已有登記,這小妮子,是本王的王妃!”

      “司管處的登記中,她好象是我的王妃!”狐凝焰立即當仁不讓,把事情搞得越來越亂。

      這下明白了,這二個王爺跑到司管處,利用特權,逼迫管王妃登記的負責人,將唐惜盈的名字重新再注冊。而負責人屈服于他們的淫威,只能閉著眼,登上去再說!來了個,一女三嫁的糊涂帳。

      “各位王爺呀!”唐惜盈趴在桌子上,三根粗鏈牌,壓得她連頭都抬不起來。她簡直佩服死這些,能將事情做到荒謬到極點的妖王爺們了。虛弱的哀嘆著:“妖界是不是,嚴重的資源剩余?我脖子上的東西,可比蘇三起解的鐐銬還重呀!反正這東西一模一樣,上面也沒寫是誰的,就讓我摘下來二塊吧!”

      三個王爺相互看了看,達成共識:“可以!”

      唐惜盈松了口氣,摘下二塊。

      此時狐凝霜動作快,一把摟過唐惜盈,想奪門而去。狐凝傲手腳極快,狐凝焰緊跟齊后,擋住了去路!

      幾乎同時,二只修長纖美的爪子,分別抓住了唐惜盈的二條胳膊。。.。

      下載“陌上”手機客戶端,新用戶免費看3天,簽到獎勵陌上幣,每日都有喔!

    上一章 返回目錄

    小提示: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

    陌上香坊APP
    • 陌上香坊客服QQ
    • 陌上香坊微信公眾號
    閱讀設置
    贵州快3遗漏一定牛
    <div id="aqrwt"><s id="aqrwt"></s></div>
  • <li id="aqrwt"><s id="aqrwt"></s></li>
    <dl id="aqrwt"></dl>
  • <dl id="aqrwt"></dl>
  • <div id="aqrwt"><s id="aqrwt"></s></div>
  • <li id="aqrwt"><s id="aqrwt"></s></li>
    <dl id="aqrwt"></dl>
  • <dl id="aqrwt"></dl>
  • 天天乐百人炸金花棋牌 排九牌大小顺序图片 下载秒速时时开奖 时时彩大小单双稳赚法 cf丝袜美女皮肤 51pk计划网 重庆时彩历史开奖结果 米兰有什么 1分11选5计划软件 怎么计算冠亚和单双大小